中间人借用资质揽工程 完工十年依旧没付清劳务费

2024-07-04 09:46 信网阅读 (710057) 扫描到手机

判决书内容(来源:受访者)

信网7月4日讯(记者 李如艺 )十年前,刘先生经中间人介绍,带着十多位工人在即墨王家管庄旧村改造项目上忙活了5个月,十年后,刘先生为了要回这一项目上剩余的25万余元劳务费,将这一项目的开发商、总包方、劳务分包以及中间人都告上法庭,虽然赢了官司,但钱却依然要不回。“当年干活的时候,一进场先给了我20万,我以为最后结尾款也不成问题,谁知道现在连本带息已经欠了我30多万了。我早就垫付了工人的工钱,可我的怎么办?”

一进场就付了20万  可完工十年还没结尾款

2014年下半年,刘先生在中间人蒲先生的介绍下,接了即墨王家管庄旧村改造项目,负责其中的二次结构施工,主要包括砌砖、混凝土施工等项目。“这个项目一共报价46万,一进场就先给了20万工程费用,我当时还觉得很靠谱,感觉干完活以后结尾款应该也挺痛快。”就这样,刘先生带着十几名工人干了5个月,顺利完成了项目施工。然而,与一开始的预期不同,剩余了工程款在十年后的今天仍没有付清。

“干我们这行很多活儿都是朋友介绍,谈好价钱就行,都不会签什么合同。这个项目是旧村改造,虽然我知道中间人是借用的资质,但是也没多想,觉得最后能结算给钱就行。”刘先生告诉信网,中间人蒲先生是借用了巴中市金桥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以下简称“金桥建筑”)的资质,才承包了旧村改造项目中的部分劳务,而整个项目的总包方是青岛恒生源集团建设有限公司。

刘先生说,施工结束后,自己垫钱付清了工人的劳务费,到最后就只剩下自己找蒲先生要钱,双方之间的联系也从一开始承诺过段时间就付钱到如今杳无音信,“后来我找总包恒生源要钱,但恒生源说劳务费早就给了中间人,至于为什么没有给我,他们也不清楚。”

法院确认劳务合同关系  可包工头打赢了官司也要不回钱

为了要回剩余的劳务费,2020年刘先生向法院起诉,将项目的开发商、总包方、劳务分包以及中间人蒲先生告上法庭。

经过法院审理,确认了刘先生与中间人蒲先生之间的劳务合同关系,也确认了还有25万余元的劳务费没有支付。同时法院依据双方的劳务合同关系认为,虽然中间人蒲先生借用资质承包涉案工程,但因履行合同产生的债务,借用资质方应承担支付债务责任,所以支付劳务费的主体应该是蒲先生本人,出借资质方不应承担付款责任,项目开发商与总包方也与刘先生没有合同关系,不承担付款义务。

“官司算是我打赢了,法院判蒲先生要支付劳务费和利息一共30多万。可现在我拿着判决也要不回来钱,人都不知道在哪儿。”在法院判决后,刘先生申请过执行,也申请过再审,目前蒲先生已经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出借资质的金桥建筑也已经处于经营异常的状态。

借用资质风险大  总包方或也无力付款

根据刘先生提供的电话,信网也尝试联系中间人蒲先生,但对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总包方青岛恒生源在发稿前也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北京市京师(青岛)律师事务所曹严龙,曹律师表示,首先必须提供确凿的施工证明,如果在中间人失踪的情况下,可以找到借用资质的劳务公司,或者总包单位寻求解决。

青岛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质量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协助联系承包单位与开发商,但无法强制这两方付款,“而且总包恒生源这些年的工程款问题不少,现在我们了解到这家公司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基本属于无力偿还。”